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医治疗甲状腺结节 >

甲状腺疾病,中医治疗甲减甲亢有疗效!

  大家都知道,小小的甲状腺别看不起眼,但是却承担着生长发育、新陈代谢等巨大的生理功能。然而,甲状腺问题却呈现出极度的高发性,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说,甲状腺病变导致的甲状腺激素水平紊乱呈现出普遍性(小编也有明显的甲状腺结节呢),其中尤为高发的是甲减。

  很多人都觉得,得了甲减没关系,只要定期口服甲状腺素补充剂就行。其实不然,不同的甲减,病因不同,单纯“缺啥补啥”的思路太不高级了。这不,黄煌教授通过两个例子告诉我们,中医对于甲减早有办法——

  甲减病例一

  L女士,45岁。疲乏无力4月余。2013年9月5日查抗甲状腺球蛋白抗体2117( 0-115),抗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105.1( 0-34);9月10日查促甲状腺素受体抗体0.29(正常值小于1),专科诊为可疑桥本甲状腺炎并有甲减。她说人特别困,乘公交车时经常睡着;平素头晕,心慌,汗多,晨起眼泡肿,大便不成形;月经周期22~25天,经期5天,经量大。皮肤虽白而无光泽,脉沉。

  处方:真武汤。制附片15g,白术30g,白芍30g,茯苓30g,干姜15g,每天1剂,每周服5天。

  10月12日复诊:药后疲乏无力感明显减轻,此次月经量也明显减少。

  甲减病例二

  L女士,23岁。发现甲减6年。身高167cm,体重77kg,面色黄,皮肤粗糙。2013年6月24日初诊:主诉也是易疲劳,平时汗少,运动后汗亦不多,关节酸痛,脱发,头屑多,没有饥饿感,无口渴,不思水。舌体胖,舌红。

  处方:也是真武汤,不过要加上麻黄、细辛、甘草、红枣。生麻黄10g,制附片15g,北细辛5g,白芍30g,白术30g,茯苓15g,干姜10g,生甘草5g,红枣20g,7剂。

  7月1日复诊:说服药2天症状即有明显改善,乏力减轻,食欲已恢复,晨起已有饥饿感,晚餐吃了也有饱感,面色改善,体重下降,关节已无不适。嘱原方续服,每周服5剂。

  11月4日来诊:说停药半个月后,以上症状反复。不过,令她高兴的是体重减至65kg,上肢皮肤已变光滑,已有口渴感。

  以上两人均是甲减,都用经方真武汤,不过,前者单用,后者合方。根据我的经验,真武汤是甲减的基本方之一,而个体差异明显者应该予以加味或合方。除了麻黄附子细辛汤外,四逆汤、甘姜苓术汤、葛根汤、五苓散、当归芍药散等也有合方的机会。

  前案是比较典型的真武汤证。多汗、疲劳、浮肿貌,很像黄芪证,但这种疲劳感是精神上的疲劳,是附子证,是少阴病的“但欲寐”。那如此疲劳嗜睡,为何不用麻黄附子细辛汤?那是因为其人汗多,肤色白,阳气不足,不可用麻黄。再有,患者月经量多,当时我也犹豫过,能否再用真武汤?但根据脉不浮滑,面无光泽,让我断然否定热证,用真武汤后月经量居然减少。可见,甲减患者经血量多不避附子、干姜。还有,多汗是真武汤的见证之一,有不少中老年妇女汗多,用黄芪方无效,用真武汤则随手而愈,其着眼点就是疲乏、脉沉。

  后案这位女士寒湿重、表气实,其着眼点是无汗、皮肤干燥、关节痛、口不渴。如此体质,单用真武汤就显得势单力薄了,故合麻黄附子细辛汤温经散寒、发汗利水。而且,患者年轻,气血旺盛,表气充实,不避麻黄、细辛。为何药后食欲恢复?是寒湿得化,脾阳振奋的原因。

  本文部分内容选自《黄煌经方医话(临床篇)》(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,黄煌著)

  扩展阅读: 甲亢治疗经验谈

  甲亢自拟通用方,轻中重度都可以取效

  导读:

  虽有热象,泻之则伤脾,有气虚象,补之助火,阴虚补之又碍脾。王老师所拟甲亢经验方,临床运用时,可根据患者之阳亢、脾虚、阴伤的孰轻孰重,加减化裁。

  甲状腺治疗经验谈

  作者/王士相

  甲状腺机能亢进简称“甲亢”,它属于中医学的“瘿”症,我国古代医书中早有记载。

  其临床症见情绪急躁,激动易怒,心悸,多汗,恶热喜凉,两手震颤,消谷善饥,饮食不为,肌肤而消瘦,肠鸣腹泻,肢体乏力,眼球外突,眼裂增宽,甲状腺肿大或变硬,甚则颈部粗大。妇女可伴有月经的不调。望之多面红,神态作浮躁惊惕状。舌象表现不一,有的无明显变化,部分患者可见舌红或光红无苔。舌苔有薄白,薄黄,或苔略厚。脉象以数为主,如弦数、细数、滑数、弦细数或沉数。

  本病的发生,中医学认为与肝有着密切关系,因肝主疏泄而条达,若肝气抑郁,则肝木亢盛,故情绪急躁,易怒,手颤;

  肝开窍于目,肝之经络“上贯膈,布胁肋,循喉咙之后,上入颃颡,连目系,上出额,与督脉会于巅”,故突眼、甲状腺肿大与肝有关;

  消谷善饥,肝胆火盛,灼伤水谷精微之气,故多引食自救;

  肠鸣腹泻因旧:木乘脾所致,水谷精微为壮火所蚀,加之木乘土衰而泄泻,是以饮食不为肌肤,且肢露倦怠乏力,“阳加于阴谓之汗”,由于阳气亢盛,迫使津液泄溢,故烦热汗出。

  木火相生,心火亦甚,以致心悸,失眠,面红,惊惕,脉数。

  舌之有苔,犹地之有草,舌苔虽恶,犹胜于无苔,故舌之光红无苔者,较有苔者为重,以其阴伤故也。

  总之,其病因病机的要点再于,肝阳亢盛,木横土衰,木火相生,灼其阴液。据此余临证自拟治肝五法。

  (1)酸泻肝木、疏肝敛阴

  《内经》云:“肝欲散,急食辛以散之,以辛补之,以酸泻之。”所谓以辛补之,以肝主升发,顺其性为补。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对厥阴肝木之胜,多用酸泻之法。酸泻肝木以白芍、木瓜、乌梅为主;疏肝敛阴以柴胡、白芍为主。

  (2)强金制木

  恢复肺金肃降之气,以抑制肝木亢盛。以沙参、麦冬、石斛、百合为主。

  (3)培土荣木

  脾胃为营卫之源。肝木亢盛,克制脾胃,必致营卫不足。营血渐虚,无以濡养肝木,故培土适从荣木。以参、术、苓、草、扁豆、莲肉之属。

  (4)滋水涵木

  即滋阴柔肝之意。以白芍,生地黄为主。

  (5)和阳熄风

  即缓和阳气亢盛,平熄肝风内动。以桑叶,钩藤、连翘、黑山栀、丹皮之属。

  甲亢处疗之难,有以下数端。

  肝胆阳气亢盛,本可用苦寒泻火之剂,吴鞠通所谓:“直折苦降”法。然患者多肠鸣腹泻,消瘦乏力,此脾虚之象。若用苦寒降火,则脾胃更伤,此其一也;

  其腹泻重者,日4~5次,怠倦乏力,本当补脾,若过用参、芪、白术,则益气助火,此其二也。

  烦热面红,脉数舌绛,本为伤阴之象,若纯用滋柔,又碍其脾运,此其三也。

  故临床体验,在上述五法中,以酸泻肝木为主要方法。以白芍、木瓜、乌梅既无苦寒伤中之弊,且有敛阴止泻之益。兹据上述五法,将临床中所拟常用方剂,介绍如下。

  方药:白芍10克,乌梅10克,木瓜10克,柴胡6克,沙参10克,麦冬10克,石斛10克,白术6克,莲肉10克,桑叶6克,黑山栀6克。

  以上为通用方剂。其方义是据前述五法所组成,兹不复赘。临床运用时,可根据患者之阳亢、脾虚、阴伤的孰轻孰重,加减化裁。

  根据余临床体会,除甲亢危象外,中药对轻,中、重乃至严重的“甲亢”均可收效,且无任何毒性反应和副作用。即便是重症患者,在服药的4~5周,各种自觉症状亦可明显减轻,特别是体重增长。服药三个月,病情稳定后,可按上述处方配制丸剂,每丸9克,日2次。服用丸剂时间,不少于4~6个月。这对巩固疗效,防止复发,至为重要。

  (1)关于突眼的治疗:

  突眼明显者,在运用上述诸法治疗时,随病情好转,多数患者不但自觉眼突、眼胀有所改善,而且眼裂增宽现象亦有所改观。在用丸剂调理时,宜加入白蒺藜、生牡蛎等。因白蒺藜入肝经,辛开苦泄,治风明目,本经谓“主治恶血,破癥瘕积聚”,以其性温,用量宜轻。牡蛎,咸、微寒,软坚散结,主惊恚怒气。

  (2)关于运用海藻、昆布等含碘药物问题:

  根据余临床体会,用海藻、昆布等含碘药物治疗。甲亢,并不能取得稳定的效果。并据现代医学,含碘药物不能治好“甲亢”,只是在甲状腺危象时,暂时用以控制病情。常见“甲亢”患者,长期、大量服用海藻、昆布等药,非但无效,反而甲状腺变硬。依余之意见,重症甲亢患者,开始治疗时,于上述辨证论治诸法中,酌加海藻、昆布各6~9克,可提高疗效,服药10日左右,即应停用海藻、昆布等。上述意见,虽亦离经,然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,故提出以供指正。

  (3)有关缓解心率的问题:

  单纯中药治疗“甲亢”,心率缓解较诸症为慢。根据中医理论分析,脉数者为病进,脉缓者为病退。诸症虽然减轻,而脉仍数者,为阳气亢盛不藏之象。本病脉数,是因相火旺盛,灼伤水谷精微,是以营卫俱虚。肺生气属卫,心主血属营;营阴不足,心失所养,卫气不固,肺气虚。肝胆阳盛,木火相生,心阳暴亢。阳主动,阳盛则脉数不己。故治疗之法,以酸泻肝胆之亢,养气阴以补心营肺卫之虚。于上述方剂中重用沙参(可与太子参同用),麦冬,加生地,生甘草,生龙齿,生牡蛎,枣仁等。

  按语

  麦冬在《本草蒙筌》云:“去心热,止烦热”。沙参,太子参,麦冬同用,有宁心神、益气、滋阴之功。生甘草在《用药法象》中云:“生用泻火热”,且甘以缓急。生地、白芍养营阴,配生甘草酸甘化阴,泻火以缓急。


阅读排行

甲状腺服务平台

疾病导航

友情链接

甲状腺挂什么科 | 甲状腺医院地址 | 北京甲状腺医院 | 甲状腺医院全国排名 | 甲状腺治疗